舜泱

就叫舜泱。

emmm画好很久了
但是忘了发…

【a v画质的绝望

谁还不是个omega 3

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一个美妙的故事

希斯忘了他是谁:

一个尬甜的故事。





马龙的自制力早已在多年工作狂般的经历中磨练出来了,小憩半多个小时便悠悠转醒,平流层的白日亮光穿过窗户玻璃落在他刚睁开的眼睫上,他反应迟钝地伸手遮挡,肘端意外碰到身旁戴着眼罩歪七扭八抻着脖子睡得呼呼的张继科。


马龙正担心会惊醒他,却见他挠了挠脸颊换个方向又继续睡了。


这个omega真是……不拘小节。


马龙自认已经算好友口中公认的omega异端——实力强劲心思缜密性格沉稳,对信息素的敏感度低到令人发指,沉迷业绩无心恋爱,但omega深刻于基因的天性还是让他对个人形象比较看重。


毕竟谁还不是个小公举咋地。


——张继科估计真不是。


马龙眼神复杂地扫了两眼他盖在身上的荧光绿外套和脚上的小蓝鞋,忽然听见右手过道那头传来十分平常而不做作的吊嗓子声音。


“咳!咳咳!咳咳咳!”


马龙转过头看向方博。方博手里还端着剩了半杯的饮料,捂着嘴巴眼神慌乱。


马龙贴心地询问:“你没事吧?”


虽然看起来和蔼可亲,毕竟是陌生人,方博一紧张便忍不住磕巴:“你说,你,你是不是看上……”


马龙一脸困惑,方博看着他那双连续眨巴的无辜下垂眼,实在质问不出“你是不是看上我omega科哥了”这种脑残问题。


谁能看上啊,看上了又怎样——方博想起张继科胸前背后右臂腋下的四处纹身,想起他一天不刮就茂密旺盛的胡茬,这种omega都有人看上的话,我大概能坐拥后宫三千,肖老师大概也能做梦笑到腿抽筋。


睡得香甜的张继科咂咂嘴,哪知道自家脑洞突破天际的老弟已经转变了立场。


方博一想通,再看向马龙的眼光就充满了怜爱。他摆摆手:“没事,没事,我哥刚经历了一场感情挫折,心态可能有些不好,出来玩也没告诉我们,没想到我们在飞机上巧遇了。”


感情挫折——马龙的余光小心地落在张继科屈起的健壮小腿上,卷曲的、黑黢黢的腿毛像生长在皮肤表面的亚热带丛林——这样的omega,先天条件差了点,后天审美也不足,但是如果因此被alpha抛弃,只能证明alpha这种生物果然都是精虫上脑的社会毒瘤。


在心里自行上演完一出张继科结识直A癌渣男后意外被抛弃的年度大戏,马龙忍不住对张继科生出深深的怜悯之情。
       


等张继科挣脱沉沉的困倦感,推开试图继续约会的周公,从美梦中醒来,揭开眼罩的第一眼便与马龙那充满同情与慈悲的眼神对个正着。


张继科:“……”


张继科:发生了什么?


他茫然地试图穿过座位和对面的方博进行视线沟通,方博默默翻个身,把薄薄的杂志盖在脸上。


张继科:“……”


这要不是心虚谁信?!


他抹把脸,礼貌地表示想去下厕所,马龙立刻理解地侧身让他出去。


张继科松开安全带走到座位间狭窄的过道上,忽然重重咳嗽一声,方博不情不愿地拉下遮蔽的杂志,苦着脸慢腾腾站起来,可怜巴巴地跟了上去。


两个人停在厕所门口,张继科低声问:“你都跟别人瞎说了什么?”


方博委屈极了:“我没有啊……”


张继科:“那他干嘛那样看我?!”


方博:“不知道啊。我就说你遇到感情挫折,现在心情有点不好……”


张继科:“……”


厕所门忽然打开,走出来的中年男人吓了一跳。


男人眼神怪异地来回看了他俩一眼,用纸巾擦干净湿淋淋的手掌,摇摇头走回自己的座位 ,嘴里小声嘀咕:“现在世道怎么了,o都和o搞在一起了……”


张继科:“……”


方博在后面小声道:“哥,我还真是第一次知道你原来是omega,难怪你一直不愿意谈恋爱,也不愿意去民政局摇号结婚。”


张继科欲言又止:“你想多了……”


他打断方博的胡思乱想,用力捏住圆圆的脸颊,秉持老肖的精神使劲一通搓。


马龙在座位上偷偷看着,心里忍不住感叹,这两兄弟感情真好啊,放着空厕所不上,站在门口边闻味道边聊天。
  


两个人先后回到座位,张继科在心里斟酌了一番才开口询问道:“我弟跟你说的,你别放心上,他这个人就这样,跟陌生人都容易交底。”


马龙点点头,很理解:“我明白的。”


气氛一时有些尴尬。


直到飞机蓦地出现幅度微小的颠簸,空姐从休息室走出来,挨个提醒不要离开座位并系好安全带,熟练地告知乘客这是遭遇了不平稳气流。


马龙见识良多并不紧张,但转念想到自己现在的身份是个alpha,旁边坐着的omega虽然不怎么柔弱毕竟本质还是omega。


他犹豫了下,拍拍张继科的胳膊,轻声安慰道:“别害怕,天塌下来有我们alpha撑着。”


张继科第一次体会到这种堪称被哄的经验,心情十分激动,点点头道:“好,我不怕。”


旁边的方博:呕……


你当年称霸京城一条街,去纹身店里刺鹰翅的时候可不是现在这个样子啊!


他哥想必高分毕业于中央戏精学院吧。
     


好在飞行很快稳定下来,张继科看一眼表,航班时间已经过了大半,他和马龙随口聊了两句,意外得知彼此竟然都是去松城旅游散心的。


“真是巧了,”张继科笑道,“现在还不到旺季,松城又不算什么旅游圣地,人流量不大,没想到还有人会和我同路。”


马龙也觉得巧:“何况咱俩还坐在一起,我本以为你是去松城转机的。”


松城虽不大,地理位置却有优势,勉强算小型枢纽,是许多交通工具中转的必经之地。


因此马龙的想法不是没有道理。


张继科故作伤感:“没呢,我直接离职的,特地逃来松城这种有山有海的地方寻求平静。”


马龙受他的情绪传染,莫名思维发散到害自己离职的抽号结婚系统和编号JK0216的alpha——没有他们,似乎也碰不到张继科这么有趣的人了。


他一时间竟不知道该痛恨亦或感恩。



       
TBC

先放个草稿…看一下下周有空再上色…吧

还有两周期末考…忙于复习

高三学子高考加油!每考必过≧w≦